EN

中国信科集团:赵梓森:一根光 纤照亮四十年改革开放通信路,默默奉献成就“中国光纤之父”

发布时间:2018-12-19 分享到:

  1988年,武汉地 图上不起眼的一个小点,曾被称为“被遗忘的两厘米”,追光者一路向东,它在拔节生长,在向上伸展。 

  曾经,你以为 它是武汉地图上的最末端,却不知,光阴似箭,它已成 为武汉版图上的新起点,它就是光谷。

  而与光 谷发展息息相关的,是这样一位老人,他被誉为“中国光纤之父”,他就是 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梓森。

  洪山区邮科院路88号,邮科院家属区的深处,藏着一 栋外表斑驳的两层楼房。花木扶疏、树影斑驳,赵梓森 夫妇在这里享受他们平静的晚年生活。86岁的赵梓森,如同一位普通的老人,和蔼可亲也诙谐幽默。高中时期起,他就开始拉小提琴,门德尔松、巴赫、莫扎特、柴可夫斯基,他都喜欢,《天鹅》更是每天必拉的曲目,一直到80岁之后 手指灵敏度下降,才开始放弃拉琴,改听音乐。他说,“叫我光纤之父也好,叫我什么都好,那都是外加的光环。”

  “我高兴 的是百姓能用中国的光纤打电话。”

  1932年出生 在上海的赵梓森,毕业于 上海交通大学电信系。因青睐实用性学科,赵梓森 先后从浙江大学农艺系、复旦大学生物系退学,两次重新参加高考,最后于1950年入读 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电信专业。

  毕业后,赵梓森 被分配到武汉邮电学校(武汉邮科院前身)当老师。1973年,偶然机 会听说美国在研究光纤通讯,他为之振奋。“光通信的优点是带宽,电通信最多一个G,光是10 的15次方赫兹,那是电 通信的千倍万倍。”

  尽管如此,用“玻璃丝通信”在当时仍属“天方夜谭”,当时很多人都不信。武汉邮 电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唐仁杰说:“那时候 大家都知道电通信,用玻璃 丝打电话听起来不可想象。”

  “美国已 经做出三个样品,所以我说,这是一定可能的。”项目没 有被批准的赵梓森,在邮科 院厕所旁搭建了简易实验室,找工厂 要来了破旧机床,用螺丝 钉和橡皮泥代替精密调准器,他与唐 仁杰在这里熔炼石英玻璃,开始了 一次又一次的试错。

  “还有一个困难,就是十分危险。”在倒四氯化硅的时候,嘭得喷 到赵梓森的眼睛上,遇水变成盐酸,疼痛加上氯气,他昏倒在地。赵梓森被送到医院,医生却 因为没有见过这种疾病,束手无策。他笑着说,“我让医 生用蒸馏水冲洗眼睛,给我打吊针。”

  1976年3月,赵梓森团队拉出一根17米的玻璃细丝,这是中 国第一根石英光纤。1977年,在“邮电部 工业学大庆展览会”上,赵梓森 展示了自行研制的光纤传输黑白电视信号,得到了 当时邮电部长的赏识。

  1978年改革开放,武汉邮 科院收到邮电部文件,光纤通 信成为国家级重点项目。

  1979年,赵梓森 团队拉出中国第一根具有实用价值的低损耗光纤,拉开了 中国光纤通信事业的序幕。

  1981年,中国第 一条实用化的光纤通信线路在武汉开通,中国进 入光纤数字化通信时代。

  中国第一条光通信,在武汉诞生了。

  1982年,老百姓 真正开始用光纤打电话,“美国1976年老百姓开始打电话,我们是1982年,也不算太晚。”赵梓森说,当时条件很差,只有通过努力,做出成绩,使领导 相信是会成功的,这一点非常重要。

  而光谷的诞生,也是赵 梓森与众多专家不断努力的结果。华中科 技大学黄德修教授首提“美国有硅谷,中国有光谷”,得到了业界的关注,也为赵梓森所支持。2000年,湖北省科协主持召开“中国光 谷建设武汉地区院士和专家座谈会”,赵梓森等26位院士与专家签名,呼吁光谷落户武汉。一年之后,紧邻洪山区,武汉·中国光谷正式诞生。赵梓森 所在的武汉邮科院也成为光谷最重要的创新源头之一。2018年,武汉邮 科院研发的光纤,一根可实现67.5亿对人同时通话。

  “中国对 世界是要有竞争的,光纤占 领世界市场二分之一,接收设备二分之一,传输设备三分之一,技术水平能做100T通讯系统的,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美国、日本、中国。而中国,就是武 汉邮电科学研究院。”赵梓森说,我们现 在还要做新材料,新工艺。

  范幼英,赵梓森的妻子,也是武 汉邮电科学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开玩笑说“所谓专家专家,就是什么都不会,只会一行。”专注于 自己的研究事业,即便是如今退休在家,赵梓森 还是坚持看各种研究报告,关注与 光通信的方方面面。

  从“一束光”到一座“创新城”,“中国光谷”成为我 国唯一的国家光电子信息基地。赵梓森说,光谷是一座纪念碑,是武汉 光通信的纪念碑。“就是我不搞光纤,还有别人会搞光纤,光纤是 世界发展的方向,我先走了这一步。”他说:“我的高 兴不在于当不当‘父’,而在于 我做的事情能为老百姓,为社会服务。”

  40载披肝沥胆,耄耋年鞠躬尽瘁。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 民用双手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壮丽史诗。

  而武汉从“钢、机、纺”到“钢车机新”,再到“光车空港”四大板块,传统优势产业被替代,过剩产能被压缩,现有支柱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指向产业,还将一代代接续发展。

相关资讯

友情链接:    9999彩票   旺达棋牌首页   东方彩票   澳门彩票   炸金花赚钱游戏